澍先生

西藏三年,已是一生
个人订阅号:《迷藏》
Weibo:@Hello澍先生
Wechat:312534419

山河里,有着摇曳的生命,等待着下次春天的来临,

门外的光很刺眼,门内的虹很绚烂。

夏季风雨过后,青稞丰收之时。

地上的色彩,画下天上的神仙。

广场与路上的灯光每天都在迎接黑夜的降临。 ​​​

咦?天气这么热,还有客人来。

花开西藏

微光的温暖,小城故事。

新藏线,阿里高原。

2019年7月 | 正如上月结尾写得那样,如期到来的7月果然没有让我失望,比起6月稀稀拉拉的日落,7月里几天的晚霞几乎就是本月的所有手机系列,很惭愧的是7月还是偷懒了,全靠几次日落撑起本期的图片集。7月手机系列,确实拍得很少,但我会记住那些灿烂的黄昏。

Say it again

古格 | 亘古不变的只有天空的光芒与雨水。城市、长河以及文明都在风云变换中消逝更迭。

这光怪陆离的城市,装着这些形形色色的人。

人间点的这些灯火,都是为了回去的时候不会迷路。

一起读城,这张照片里的每一条巷子我都走过。

西藏不是在某个地方,而是在你去过之后才会想起。那里,原来如此。

长安十二时辰,想想泡馍,想想烤肉,想想北方的阳光,舒服极了。

藏区的城,大多围绕寺庙而建。江孜古城,古老民居围绕着的是白居寺,日落时分,寺庙中的万佛塔显得格外神圣,夏日的阳光与雨水滋养着这片高原。另外,图1和图2,同一位置,谁好?

要做你的阳光,不做你的路人。

上帝的巧克力,人间的盐井田。

雨崩 | 翻到这组照片发现恍若隔世,已经是八年前徒步走过的地方。当时为了看一眼梅里,走进雨崩。再赶了24个小时的通宵大巴,在飞来寺下车后即前往徒步起点,走上去雨崩的路,途中几近崩溃,最终还是拖着自己抵达了雨崩村,结果遇到的是无趣的阴雨天气。一早起来看见彩虹,咔擦两张时至今日才放出来。为了一睹梅里十三峰的光芒,第二天一早又拖着双腿走出雨崩,回到飞来寺修整,却始终没有等到梅里十三峰的英姿。如今网上已能看见各种梅里的日照金山,可见过那么多的雪山,冰川,梅里十三峰始终是我的遗憾。附:P1-P10备注:


P1:彩虹


P2:雨崩村


P3:通往雨崩崩溃的路


P4...

看到的是温暖,照片背后可是寒风凌烈。

川藏,空中航线

城市之光,胡志明

上海滩 | 老西门,董家渡,人慢慢的走,城渐渐的逝,上海24小时,2019。

看过再多的措,见过再多的颜色,最好的还是羊湖的蓝。

2019年5月,从日落开始到日落结束的一个月。月初在长江边偶遇日落,月末在帝都机场等待日落,匆匆而平常。这个月立夏,却直到月底也还没有热起来,忽冷忽热的天气,地球像是不想长大的孩子,给大家开起玩笑。走在上下班的途中,走在旅行途中,用手机拍下2019年5月。

蜀山之王牌冰淇淋,清凉一夏

人间的痕迹,天下的佛土。

春雪川藏

大地之上

© 澍先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